首页  »   裙子底下的遥控跳蛋

裙子底下的遥控跳蛋

更新时间: 2020-03-15 17:27:23

晴,他是我的女朋友

他是一个很乖的女孩,至少在追到他之前是如此没错。

不过,交往之后,我才发现,他是个外表清纯内心淫蕩的女孩,至少在我面前是淫蕩的。可淫蕩归淫蕩,她却从来不让我进入她的身体。搞的我现在还是处男之身,他是不是处女之身,我不清楚。

喔!忘了说明,我是个标準的高中生,今年三年级。晴跟我是班对,是我辛苦一年才追到的女孩。在同学的眼里,晴很乖,真的很乖,还有一点呆。

所以我还要强调一次,她很清纯。

他家离我家很近,可是离学校却很远。所以我们都是早上约在公车站前,一起做公车上学。故事的开始,就是在公车站牌前。

今天阳光不大,空气不冷,是个适合出游的日子,我和晴在公车站牌前等车,可惜我们不是出游,而是上学。晴今天穿着学校标準的半透明水手服,裙子则是他特别剪裁过的,高过膝盖约五公分。绑着马尾,一框女孩带了都会很呆的眼镜,配着他的阳光笑容,标準的清纯样,可是他刚刚拿给我的东西,却不怎幺清纯。

〔嘿,祥,这东西给你保管,等等你玩玩看。〕晴露出可爱的笑容,递了一个类似汽车呼叫器的东西给我,上面有四段开关,分别是强中弱以及OFF。

〔这,这是什幺?〕接过晴给我的诡异东西,我发出了疑问。

〔呵,你开开看就知道了。〕晴高深莫测的回答我。

〔呃,又是什幺怪东西。〕看到他的表情,我咪着眼睛向他。

看了看手上的东西,我将开关条到指标弱上面。

〔没怎样阿,你到底在搞什幺鬼?〕有点怒气问。

〔嗯,我,有拉,先,先把他,关,关掉。〕晴脸上明显的变红了。

看他的表情不对劲,我赶紧将指标调到OFF上面。

〔呼,看来这真有趣。〕晴喘了一口气后,将嘴巴靠近我耳朵,敲声道:〔别跟别人说喔,我今天把跳蛋塞近阴道内喔。〕

说着,她讲制服往上拉,露出了挂在裙子上的接收器:〔跳蛋的遥控器就在你手上呢。〕〔不会吧?〕我惊讶。

〔哼,给你玩一整天你还不要呀,那还我。〕晴俏皮的伸出手来。

〔我哪有不要,只是这样真的没关係吗?〕看着手上的遥控器,再看看他的裙子,我发出了疑问。

〔我都没关係了,你尽量玩拉。〕晴面对我露出了一个大微笑。

〔车来了,先上车再说吧。〕我牵着晴的手,步上公车,当然,我把遥控器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车上的人并不多,后面双人座刚好有个位置。我选择靠窗的位置坐下,晴理所当然的坐在我旁边。他先用手将后面的裙子往前拨之后,再缓缓坐下,而裙子因为弯曲的缘故,褪到大腿上,白皙的肌肤霎时露了出来。

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右手有伸进口袋悄悄地将跳蛋的开关条到弱。

〔嗯,祥,你,你好,坏。〕晴身子软了下来,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没说话,脸看着窗外,不理晴。晴将书包放在腿上,想降低跳蛋的嗡嗡声,不过我想她想太多了,坐在后面,公车的引擎声已经遮蔽了跳蛋微弱的嗡嗡声。

〔嗯,喔,嗯,阿,..〕晴不断的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前面的学妹,似乎是听到了什幺,回头用轻视的眼神看了看我们,我想她一定以为我们在做些什幺事情吧?  

听到晴微弱的呻吟声,我也忍不住转头,一片霞红已经布满晴的脸庞,晴的眼睛也微闭,嘴唇时咬使放,似乎在享受跳蛋带来的刺激。

我岂能让晴这幺享受呢?伸出右手,迅速的将遥控器调到OFF上面。

跳蛋被关掉后,下体的震动,也随之消失,晴带着不满的眼神,看向我。

〔哼,讨厌,人家正在享受呢。〕晴象徵性的拍了拍我的胸膛。

〔呵呵,你想享受的话,等等上课我会让你尽情的享受的。〕我故意放大声音,给前面的学妹听。〔吼,算了,快到学校了,我们下车吧。〕晴撇过头,算是表达他的不满。

〔哈哈,走吧。〕

牵起他的手,在学妹的注视下,我引着她走下公车。

今天第一节课是英文课,而我的英文很差,可是小考成绩却很好,想知道诀窍吗?

很简单,因为晴是英文小老师,专门负责小考的分数,每次分数都在七八十以上吧,毕竟太高会被发现的。

晴很乖的坐在第一牌,看着晴认真的抄写着黑板上重点的表情,我想很难联想到晴递给我遥控器时淫蕩的表情吧?

〔雨晴,你把早上考试的答案写在黑板上吧。〕老师吩咐。

〔嗯,好。〕晴乖巧的回应。

晴缓缓走上台,左手拿着自己的考捲,右手拿着粉笔,将答案写在黑板上。

由于第一题要写在黑板比较高的地方,所以晴垫着脚努力举高右手,写着第一题,而制服也因为右手的拉扯,脱离了裙子的束缚。

靠,这个笨蛋,跳蛋的接收器露出来了啦,从接收器连着一条线,进入裙子里面,天哪,被人发现怎幺办。

一个想法,突然从脑中冒出,我突然想看他被发现是个淫蕩女孩的样子。

我右手伸入了裤子里,将遥控器的开关,调到弱之后,晴垫起的双脚突然软了下来,而字迹也变得歪七扭八,晴回头看了我一眼,露出求助且害羞的表情。

哈哈,我怎幺可能这幺容易放过他,我再接再厉,将开关又调到了中。

在全班的注视下,晴的手已经拿不稳粉笔了,双脚也紧闭且发抖,老师看了晴的不对劲,出声关心了一下。

〔雨晴,你没事吧,怎幺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嗯,我没有,事,嗯,〕晴双脸泛红,声音颤抖的回答着。

因为小考的考捲是同学互相检查答案改分数的,所以老师已经走下讲台,巡走于学生之间,看有没有学生偷天换日。

〔既然没事的话就继续写吧。同学还等着要对答案呢。〕看来老师也没有注意到晴的制服的异样,因为快要下课了急忙催促着。一讲完话就又去看着同学的考捲了。

这时候晴的姿势是很怪异的,好像要忍住便意,双脚紧紧靠在一起,两个脚尖内八似的夹紧碰在一起,虽然右手还拿着粉笔在黑板上,但是根本没有在写字,反而像是靠在黑板上,左手更是扶着后面的裙子,但是根本不敢拉更不敢去碰那阵阵传来快感的下体。

毕竟在教室里面,在全班同学的面前。模範生的形象怎幺可能去摸下体呢。这时候虽然我看不到晴的正面,但是他一定是咬着嘴巴,因为还可以听到他口中发出的〔嗯…嗯…〕含糊的的声音。

可是看得出来晴已经快受不了这样的摺磨,几乎全身都在用力,而维持住一个很诡异的姿势。

其实我也怕如果老师同学发现了晴的阴道塞了一个摇控跳蛋,而且遥控器在我手里,那连我也会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我把遥控器的开关调到OFF,晴马上放鬆了下来,只见他稍微动了动身体,以为没有人发现似的继续将剩下的答案写在黑板上。

晴写完答案后回过头要走下讲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脸上满布着红韵,明显是动了性慾了,我敢保证这小妮子底下的底裤一定是湿答答的,连老师都看得出来。

〔怎幺了,脸这幺红,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没有,我没有感冒。〕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有些怪异和複杂,不知道是怪我没有继续让跳蛋震动还是震动得太久让他受不了。反正这个遥控器是他自己要交给我的,那就随我的意思了。可是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懂,为什幺晴要将摇控器给我呢?她难道单纯到不知道我会怎幺做吗?可是如果她真的这幺单纯,就应该不会知道世界上有无线遥控跳蛋这回事了,不管了,我只知道我在操控晴的过程中,底下的弟弟一直是维持高度勃起的状况,硬到都有一点痛痛的,每次我对晴想要有进一步的动作,她总会推三阻四的,害我每次都翘得老高的弟弟一整天,结果沦落到回家看A片洩慾的下场。这次好不容易晴自己送上门来的肥肉,我一定要好好的摺腾她不可,让她知道慾望无法发洩的痛苦。

晴回到座位上之后,我又开始将开关调到弱,这次晴的表现就没有那幺明显,只见她左右动了一下调整了身体,就定住不动,可是一会儿就又扭了一下腰,一会儿又拉了一下裙子,一会儿手放到膝盖上,一会儿手又紧握住椅边不动,跟平常的晴安安静静的听讲的样子有天壤之别。

我们的导师,也是我们的英文老师,是个四十岁年纪,头顶有点微秃的男老师,脸上带着一副金边眼镜,因为那个中间稀少的髮际,我们在他背后总是偷偷叫他「地中海」后来怕被听到就简称「地海」。地海对待班上成绩好的同学,尤其是女同学总是和颜悦色,对男同学尤其是成绩较一般的,总是板着一副狗眼看人低的眼神,动不动就要骂人。

晴在班上的成绩向来总是名列前矛,再加上晴长相可爱,对外表现又是乖乖女、情纯无比的形象,每个老师都对他关爱有加,尤其是英文老师,上课总是爱叫同学起来回答问题,如果今天心情好,就会叫那些成绩好的、长相可爱的、或是长相英俊的同学起来回答问题;可是如果他心情不好,叫起来回答的就总是那些成绩差的、或是长相较一般的同学,而且就算答对了也都得不到好脸色可看。

看起来今天地海心情不错,站起来回答问题的都是班上前十大俊男美女,接下来一题,就叫到晴起来回答问题了。

〔翻译一下这句子。〕

只见晴有点缓慢的动了动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因为晴身高并不高,只有155公分左右,所以坐在第一排,我身高则有175公分,就坐在晴隔壁排的最后一个位置,从我的位置看不到她的脸,可是声音可是清清楚楚:〔彼德先生不顾他妻子的反对,决定,啊。。〕在晴开始翻译的同时,摇控跳蛋也被调到中的强度,晴大概是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刺激,叫了一声出来,不过这妮子也很稳得住气,马上就继续翻译下去:〔决定带着他的三个儿子。。嗯。和两个僕人。啊。搭乘火车,朝向中部的大城,。底特律前进,啊。。嗯〕到最后一句话,我已经是将跳蛋调到强的程度。地海和班上同学都抬起头来看着这位模範生,觉得奇怪,为什幺晴的声音和语调都和平常的晴不一样。

〔是不是有点感冒,声音怪怪的。嗯,奇怪是不是有什幺声音嗡嗡嗡的〕地海本来站在教室的后方,听到跳蛋的声音开始边听着声音边往晴的方向走,我赶快调到弱的开关。

〔还是我听错了,好像没有声音了;晴,如果不舒服的话要跟老师说〕地海已经站在晴的面前,左右晃晃头脑,好像想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似的,仔细听着四周的声音。

这时候晴已经坐下来,靠着裙子和大腿的夹紧,跳蛋的声音已经变得很小声听不到,可是刺激却因为腿夹紧而更加厉害,那小小的跳蛋正像个顽皮的小孩拚命震动着,钻着那敏感的阴道和阴蒂,谁能想像一个学校中的模範生、乖乖女裙子底下却有一个摇控跳蛋呢?

〔前两天有一点感冒,.嗯,不过还好,.嗯〕晴也真能掰,再加上脸上的红韵,虽然话中还有一些微微的颤抖,还是让地海相信是感冒的关係。

终于下课了,在下课前的十几分钟,我将跳蛋的强度不断的改变,一下子强一下子弱,一旦我觉得晴快要受不了了或者是太享受了,我就会关掉,这是我享受的时候,不是晴享受的时候,所以我一定要吊足他胃口,不让她太舒服。

结果一下课,晴就往厕所跑,我却因为今天是值日生,只好乖乖的负责擦黑板,不过我还是打开口袋中跳蛋的遥控开关调到中,我知道这种无线的产品都有一定的有效距离,如果距离太远就没有遥控的功能。我只要注意看晴的表情就会知道有效距离有多远。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听到「啊」一声。我回头看发现晴在隔壁教室的走廊上突然双脚失掉力气似的稍微蹲了下来,果然没错,有效距离大概有十五公尺左右。我关掉开关,将板擦拿到走廊上拍掉白粉笔灰,晴已经慢慢的站起身来跟他的姐妹淘说话:

〔我没事,只是一下子没力气,可能是早上时间太赶没吃早餐的关係吧。〕

〔晴,你是不是那个来啊?我跟你说,我也会这样,来的时候全身无力,而且肚子好像有虫在爬,又痛又闷的。我妈跟我说这时候就要吃些热的黑糖水,还有啊,.〕说话的是晴的死党,杏娟。虽然人不错,很讲义气,但是就是有点多嘴,一说起话来就停不了。

不过他也是唯一知道我跟晴是男女朋友关係的人,幸好不该多嘴的时候闭的蛮紧的,不然的话我早就被一些苍蝇学生和学校盯上了。也因为这样,我们两个人在学校还会故意互相疏远,免得惹上麻烦,而要约会时也常会需要杏娟当电灯泡作掩护。

晴看了我一眼,眼睛中带着几分迷濛,表情却带着一抹微笑,甚至有一点小朋友恶作剧似的笑容,好像是在说「怎幺就只有这样啊,再来啊。」我看着晴可爱的脸庞,两边脸颊还有着未退的红韵,那可爱的小嘴唇和乌溜溜的大眼睛,我心中突然起了不捨之心,总觉得我这样做是不是会让她在大家面前出洋相,如果被人发现,他的模範生形象会不会毁于一旦。

上课铃响了,大家纷纷进入教室,我趁着整理板擦的机会慢一点走回教室,走在晴的后面小声的说:这样好吗?我可以再继续吗?还是把遥控器还你。

〔我玩得正高兴,正兴奋,你不觉得很好玩吗,我还不过瘾呢,最好是能把我变得淫蕩一点。这样好了,如果你继续陪我玩,我就答应你一件事,任何事都可以。要不要?〕没想到晴的回答竟然是这样,我心中的天使和恶魔根本不用比,天使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任何事都可以」这句话让我心中的慾望又重新燃起,我终于可以抛弃我的处男之身了,不必只能躲在家里看A片度日了,哈哈哈!  

想到这里,不禁又想到每次这小妮子,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出去约会都穿着有些清凉的衣服,跟在学校里呆呆的女生完全不一样,如果学校的同学看过晴跟我约会时的衣服,肯定会没办法相信的。夸他几句很漂亮,他还会稍微前倾,把已经有点低胸的衣领稍微拉开,跟我说「这里面更漂亮呕」当我眼睛想吃吃冰淇淋往衣领看时,又骂我是色鬼,约会中顶多就是牵牵小手,偶尔可以亲到她可爱的嘴唇,可是却不準我有进一步的行动。男人的慾望最后都只能贡献给写真集去了。

我决定了,男人的慾望胜过一切。我要继续玩跳蛋遥控器,既然晴也不介意,我也想知道晴的真面目会是有多淫蕩?另外一方面,刚刚上课中的私密游戏,那种紧张刺激,那种玩弄女生于股掌之中的征服感和快感慢慢涌出,让我有一种专属于男人的成就感,外表纯真的乖乖女裙子底下,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决定他的快感与否。真是一种巨大的诱惑。我决定再深入一点这诱惑之中。

第二堂课是历史,可说是最枯燥的一堂课,老老的男老师,应该至少有六十岁了,听说有一些时空上的因素造成这位老师这幺大年纪了还在学校教书,甚至学校中有些老师也是这位「师公」的学生,可见这位老师年纪之大。

上课的程序是,翻开课本之后,师公就开始喃喃自语,好像是在讲课本的内容,但是实际上却没有同学听得懂他到底在讲什幺,就这样直到下课铃响,阖上课本走出教室结束这一堂课。晴也跟我提过,连他也听不懂老师上课时在讲什幺,偶尔听得懂一两句却又跟课本毫不相关。所以每次历史课经过十分钟后整个教室就陷入昏昏欲睡的气氛中,一些认真的同学会掉换位置到后排,拿出其他科的书猛K,反正老师也不管。

但是今天可不一样,因为我的右边口袋中有着一个无线遥控器,上面只有简单的强中弱和OFF的开关,但是却能掌控着一个外表是乖乖女,清纯美少女的裙子下塞在阴道的遥控跳蛋的震动。而这位美少女每次都会在历史课跟同学掉换位置坐到最后排,也就是说,现在这位阴道塞着跳蛋的美少女就坐在我旁边一排的位置。

既然我会有一整堂课的时间,当然就要慢慢来了。我先将开关拨到弱,晴的脸上两道眉宇之间微微的皱了起来,本来大大清澈的眼睛也微微的瞇了起来,好像在忍耐,又好像在享受着什幺。两只白耦般细緻的手虽然还是拿着笔,扶着书本的书缘,但是看得出来有些许的用力,因为原子笔的笔尖已经把书都戳陷进去了,左手的手指也由扶着书页变成捏着书页了;两腿因为用力夹着而轻轻的颤动着。

我很满意的看着晴的表情,尤其是那两只眼睛,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漂亮动人的眼睛,好像深遂得会把人吸进去一样,又好像会说话一样,对着你说着种种感情,我就是因为看到晴的眼睛才决定要追求她。现在这对眼睛也好像在说话一样,本来水汪汪的眼睛更湿了,像是要满出来的湖水。晴看了我一眼,我的弟弟马上起立致敬,那太诱惑了,眼睛好像在说「赶快来,来佔领我吧,但是请轻轻的,不要出力,否则你会把我给捏碎了,来佔领我吧」。

摇控跳蛋的开关调到「中」,两道眉毛更加深锁了,眼睛也瞇的更小了,嘴唇轻轻的张开,彷彿要呼唤着什幺,口中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声音,嗯。。嗯,啊啊啊。。嗯,。又好像要含着什幺,害我有一股冲动要把弟弟塞进晴的嘴巴里,那种忍耐还是享受的表情已经没办法分辨出来,享受着下体传来的快感,忍耐着不能叫出声的痛苦;很明显视线虽然是对到书本上,但是焦点是模糊的,同一页已经固定十分钟没翻页了。

两手已经放开书紧紧抓着桌缘,肩膀已经紧张的耸起,两腿有着不规则的抖动,伴着不断挪动的腰,像是要迎合着快感的波动,又像是要逃避快感的袭击,所幸这时候天花板的吊扇已经打开,轰隆隆的风扇声盖住了跳蛋的声音,让我无所忌惮的準备开到最强的强度。

可能也是因为坐在最后一排,晴才敢这幺放得开,不过看得出来声音还是有很刻意压低,压小。我越来越期待「强」的开关会为晴带来怎样的效用。

中的强度已经连续开着十分钟了,晴的表情越来越陶醉,脸上的红潮越来越红,尤其是嘴唇,像抹了口红一样,眼睛也已经完全闭上,呼吸越来越急促,两腿和腰的扭动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具节奏,我突然想到这小妮子是不是快要高潮了呢?我决定关掉跳蛋,看看她的反应。

于是我调到OFF,晴似乎有点意外,睁开了眼看了我一下,那眼神似乎在说「为什幺停了呢」然后又慢慢闭上眼,整个身体开始很慢很慢的放鬆下来,等了一分钟之后,我看晴好像已经放鬆差不多了,突然将摇控跳蛋的开关转到「强」。

晴好像被蛇咬了一口一样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也叫了一声「啊」。不过晴还真是聪明,马上咬着左手趴在桌上,好像是上课睡觉的样子,右手则是直接按着裙子,想要减少刺激和不断袭来的大量快感。反正这堂课没睡的同学还比较少,有几个听到叫声的转头过来看了几眼,就又回去见周公了。

晴对「强」的强度似乎没法招架,嘴巴紧紧咬着左手臂,还是从嘴里发出啊啊啊的叫声,声音越来越大声,全身都紧紧缩在一起,我见状赶紧关掉跳蛋,晴才大大的呼了一口气,慢慢的鬆懈下来,不断的喘气,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就这样趴了二十分钟直到下课钟响,晴起身之后我吓了一跳,因为晴的双眼满满都是泪痕,一脸委屈的样子。我不禁冲上前去,问他怎幺了,还好吗?

晴突然伸出双手打了我一下,而且是那种很用力的打了我的手臂一下,然后跟我说:

〔讨厌,人家正在享受,为什幺突然关掉了〕幸好刚下课,教室里乱成一团,没人注意到教室的小角落。

〔下次不可以这样做了,害我都滴到地下去了〕

我顺着她的眼光一看,才发现地上真的有几滴液体,应该是淫水滴下来的吧。可是这也太夸张了。

〔我要去厕所收拾收拾一下〕我想也是,淫水竟然多到这种程度,想必内裤里一定是水灾氾滥了。这时候我突然兴起恶作剧的心理,反正这堂课师公压根就没用到黑板,那就没我这个值日生的事,跟去厕所看看。

我打开遥控跳蛋的「弱」开关,一边跟着晴往厕所走去。我并没有要跟进女生厕所的打算,只是想看看晴一边被跳蛋刺激一边走路的样子,可是没想到会这幺有趣,晴努力想维持平衡和一般的走路姿态,只是跳蛋的刺激让晴走了两三步就停下来甚至蹲下来,就算走路也好像在忍耐着什幺的样子。

〔我就想说为什幺还会动,原来你还跟着我走出来,啊,嗯。。你真,坏,。啊。。〕晴想说离开遥控範围就好了,没想到走了一段路怎幺裙子底下的跳蛋还会动,回头看才发现我在后面。

此时地海又出现了,看来是要到我们隔壁班上课,一看到晴又蹲下又很难过的样子就走过来了。

〔美晴,你是不是感冒发作了,脸这幺红,如果很不舒服就去保健室,休息一下。那个谁。。谁。。就是你,你叫什幺祥的是不是,问问看今天值日生是谁,陪雨晴去保健室〕真是可恶,竟然不记得我的名字,眼中只有漂亮女学生而已。

〔老师,我就是今天的值日生〕这时候上课钟响了,地海看着手錶,很急的说:

〔好吧就是你了,陪同学去保健室,这节课你不必上了,我会帮你跟国文课老师请假,我也要赶快去上课了,真是的,这堂课要发考捲,要赶快去,下课我再去保健室看看〕就这样我光明正大的扶着晴走去保健室,当然跳蛋的开关还是开着的。

晴则是瞇着眼睛有点半靠着我的肩膀一边举步维艰的走着,嘴巴里还是不断的发出「啊,嗯,有点受不了了」的声音,我听到晴的呢喃声,我也快受不了了。

好不容易走到保健室,却发现门上贴着一张纸:

〔护士阿姨本节课有课,请入内等候或下节课再来,若有急事请CALL09XXXXX〕

我关掉遥控跳蛋开关,问了问晴:

〔要下一节课再来吗〕

〔笨蛋,当然是先进去再说啊,我又滴下去了啦〕看着晴的裙子之间又滴下了几滴的无色透明液体,这妮子真是敏感啊。

我们进到保健室,其实摆设很简单,两三张桌子和药车,柜子上有一些人体模型,旁边的房间则是有两张病床。其实护士阿姨人很好,有的时候我不想上课,就会佯称生病,跑到保健室来,跟阿姨聊上一节课,又躺在病床上睡一节课。阿姨总是说:

〔你们是大人了,不想上课,我不会强迫你们一定要坐在教室里,但是你要知道你在做什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把晴扶到病床上,让她躺好,然后又悄悄的按下了跳蛋的开关,。。

〔啊,。真好,我可以出声音了。。啊。。真舒服〕

保健室位于学校的最边边,跟体育用具室在一起,有什幺声响都不会被听到,所以才会是我补眠的好场所。晴说着说着,右手就伸进去裙子里面了,也不管旁边还有我瞪着眼睛看着,左手也没闲着,隔着衣服就开始抓着自己的胸部了。

〔啊,真棒。。好好,啊啊,。〕看到自己喜欢的女生在面前自慰,这样的画面,我当然也忍不住了,伸出鹹猪手就往胸部摸。

〔不行,手走开,不可以摸我。〕手还被打了两下,每次就是这样,只要手不规矩,就会讨一顿骂,有时还会被打。可是今天看到这种场面,自己都啊啊叫了,还不準别人摸,真是没天理,我越想越生气,想说怎幺教训这个外表单纯内心淫蕩的小妮子。

等一下,晴说愿意答应我一件事,我本来是想叫晴跟我来一炮,抛弃处男身的。可是这口气我嚥不下,现在我可以派上用场了。我关掉跳蛋的开关,晴的两只手却动得更厉害了,彷彿是要以手取代消失的震动快感

〔晴,你说过要答应我一件事。〕

〔是啊,不管什幺事都可以,啊嗯,.真舒服〕

〔好,我要你今天都不能用你的手碰到你自己的身体,不管做什幺事情都一样,完全不能碰到。〕晴听到之后就愣住了,睁开本来闭着很享受的眼睛,好像无法置信的样子。

〔我自己的手不能碰到我自己?〕我心中涌起无限的快感,虽然失去打炮的机会,可是看到晴一脸惊讶的表情,不由得开始佩服我自己,我真是天才。

〔没错,而且为了预防你作弊,用手拿的碰到的东西也不能碰到身体。〕我是预防晴拿着跳蛋或隔着衣服,这样就失去我的用意了,我才不让你只有自己爽而已。

〔好,我答应你。〕隔了一下子,晴才迸出这一句话,而且慢慢的把手从裙子里拿出来。

〔如果你犯规的话呢?〕

〔如果我犯规的话,每犯一次,就再额外答应你一件事,而且原先的事情继续照旧。〕

〔好,那我就放心了。〕说完就又打开跳蛋的开关调到弱的强度。

嗡嗡嗡的声音一出现,晴的表情就又陷入迷濛之中,喉咙发出不清不楚的声音,两手不自觉的又要往裙子方向移动,不过一移动就想起我的命令,只好紧紧抓着两边的床单,两腿拚命的夹紧,同时不断的挪动身体。

我见机不可失,右手就往晴的胸前一把摸下去。晴的反射动作就是打我的手臂,而且打的特别大力,好像是要报复我的命令一样。很痛,可是我却没有一点不高兴。

〔很好,我又有多一件事情可以叫你做了。我说过,你的手碰到的所有东西都不能碰到你的身体,你打我的手,我的手放在你身上,就等于你碰到自己的身体。〕

〔哪有这样的,啊。。嗯。。不公平,啊〕

〔哪有什幺公不公平的,你刚才都亲口答应了,所有的条件都讲的很清楚,是你自己没有注意到。〕说完我就开始打开晴制服前面的两颗扣子,露出粉红色的胸罩。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晴的贴身衣物,胸罩有蕾丝边装饰着,很可爱的样式,很适合像晴这样可爱的女生,不过让我惊讶的是内衣是属于前扣式的,跟晴内在淫蕩的本性真是绝配。

晴下意识的伸出手要遮住胸部和推开我的手,可是一想到再碰又要再多做一件事,她可不敢想像我又会想出什幺花招整她,手硬生生的就停在空中不敢再动。可是底下的跳蛋还在继续传来一阵阵的快感,身体不自觉的扭动着,构成了一幅很美丽的画面。

看到晴这样辛苦的画面,却让我更加性慾高涨,心中有一股凌虐的本能逐渐的升起,我要更加倍欺负我眼前的这个身材姣好,天使脸孔的淫蕩女。我伸出双手轻轻的打开了前扣,沉甸甸的乳房就蹦出来了,晴的身高不高,许多同学都以为身材一定没有什幺看头,其实不然,晴的腰身很细,只有二十三吋,虽然只有CCUP,可是却有D的视觉效果出现,而且屁股又翘,整个人从侧面看就像是S型一样凹凸有致,只是晴刻意穿大一号的制服,将姣好的身材遮掩起来。现在当然不能遮了。也许是因为平时很少晒到太阳,乳房又白又嫩,而且彷彿随时会滴出水来。

看着晴坚挺的胸部和淡粉红色的乳晕,真是极品,当然不客气了,一手一个,抓住开始品味。

嗯,好软的手感,好像棉花糖,又好像热热的馒头,真舒服的触感,我稍微用力的抓着,让手指头陷到乳房里,就看着乳房就像麻糬一样在我的手里改变形状,真的是太棒太舒服的触感了。我轻轻碰着尖端的葡萄乾,发现还有些硬度,而且耸立了起来,跟我的完全不一样,真神奇,我轻轻的揉着乳头,让我的掌心,手指头滑过乳头,就听到一阵呻吟声「啊,。那里不要啊,。不要碰啊,。」原来这里是敏感区,那就不要客气了。

我故意先关掉跳蛋,双唇印上晴的双唇开始亲吻,双手则是进攻双峰,不断的揉捏白嫩嫩的乳房,好像要搾出水来的样子,晴的嘴巴因为被我堵住了没法出声,只能从喉咙冒出「呜。。啊啊,。。」的声音。之前我跟晴的亲吻都是浅浅的吻,虽然只是这样,我还是很享受晴的嘴唇。

我轻轻的伸出舌头,没想到晴竟然也把舌头伸出来,我们就这样彼此交换唾液似地深吻了起来,原来这小妮子以前只是本性尚未被发掘而已,听着晴的呻吟声,手上满满是令人心旷神怡的触感,裤子早就被撑得半天高,真是恨不得马上提枪上阵。

〔打开开关嘛!我底下很痒啊,别吊我的胃口嘛,你是坏人,赶快给我嘛。〕底下的跳蛋迟迟不动作,只有胸部被刺激着,不上不下的,又不能自己用手来,这小蕩妇开始受不了了。如果班上的同学听到这样的话语从平常有点呆呆样的,长相甜美的晴的嘴巴里讲出来,一定以为自己在作梦。

〔你倒好了,有跳蛋震动,那我呢?谁来安慰我坚挺的弟弟?〕

〔可是,如果你摸着我的胸部,我就不能用手帮你了。〕刚刚才被罚了一次,晴还蛮聪明的,不敢再犯。

〔除了手以外,还有别的方法可以帮我啊!〕我终于可以抛弃我十八年来的处男之身了。

只见晴偏着头想了一下下,原本就已经是红苹果的双颊,突然变成了红关公。

〔你真是坏人,那你先别摸了,。〕没想到晴突然拉下我的裤子拉链,伸手进去我的石门水库里,把已经雄赳赳气昂昂的弟弟拉了出来,黑黑的龟头上早就已经因为分泌物的滋润而呈现出淫靡的味道,晴竟然一口就吞了进去。

我愣了一下,霎时间,我感觉到有热热的温度传到我的老二上,软软的触感从最前端慢慢移动到侧边上,然后整个阴茎就被温暖的触感包围住,好像泡在温暖的热水里面,同时有几百只小软虫按摩吸着我的阴茎。这就是口交吗?怎幺会有这幺舒服的事,我觉得我的阴茎好像要融化了一样,我不自觉的轻轻叫了出来「啊,真棒。。真舒服」

〔我也要,赶快打开开关啊,底下好痒啊!快来摸我的胸部啊,快捏它。〕晴把双手伸到背后,只用嘴巴快速吞吐我的阴茎,不清不楚的说着。

虽然这跟我的预想不同,但是,。管他的,我赶紧打开跳蛋的开关调到弱的强度。双手又回到晴的胸部上,而且更用力的戳揉着。

〔啊啊,。就是这样,嗯嗯,好爽好舒服〕现在我们两个人的姿势说有多淫靡就有多淫靡,晴的身体跪在我两腿之间,两手背在后面,只用肩膀靠在我的大腿上,乳房垂下露出于只打开两三个钮扣的制服外面,脖子快速移动着,只用嘴巴吞吐着阴茎,底下的阴道里则是有一个不断震动的跳蛋;我则是一手捏着晴的胸部,一手扶着晴的头髮前后运动着,看着我的阴茎不断的出现消失在晴的嘴巴里面,晴的表情有些痛苦又有些愉悦。看着晴可爱的脸庞,柔软的嘴唇却在吞吐着丑陋的阴茎,这种不协调的视觉刺激真是太棒了,再加上从手、阴茎传来无比的快感,我觉得在晴喉咙里的阴茎胀得更大了,我从来就没想到我的阴茎可以胀大到这幺大,原来性是这幺舒服的事啊!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从下半身传来的快感,那种感觉比自己用手要好上一万倍,柔软潮湿的口腔,再加上舌头表面有点粗糙的味蕾颳过阴茎带来的存在感,嘴唇在吐出阴茎时收缩成O型颳过龟头边缘最敏感的一圈,更让我越来越有快感。

就这样维持了三五分钟,越来越舒服,越来越有快感的时候,却感觉到晴吞吐的速度有些慢了下来,应该是嘴巴也累了吧。晴也微微的张开了眼睛,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求助的眼神。看着晴那无助又无辜的表情,心中却升起了要更加蹂躏晴的想法。

我把跳蛋调到中的强度,并且让晴跪坐在床上,让阴茎还维持在嘴巴里的状态,我实在捨不得离开晴温暖的口腔,就这样站了起来,晴用有点疑惑的表情看着我。

〔累了吧,那就让我来吧。〕我两手都放在晴的头髮上,开始摆动我的腰,让阴茎又开始在晴的嘴巴出出入入着,真爽,男人还是比较喜欢有主导权的感觉。

〔我在干晴的嘴巴,知道吗?〕没想到这样的字语会从我的嘴巴里说出来,可是发现说出来更让我有快感,有一种征服的快感,真是一个「爽」字。而且晴的嘴巴好像更紧了,阴茎要退出来的时候都可以感觉到一股吸力吸着龟头不放,更舒服了,我开始觉得好像有东西想要从身体里面射出来了。

我向下看着吞吐着我的阴茎的晴。

〔我想要射了!〕我开始更用力更大幅度的摆动着腰,每一下都进到晴的喉咙的最深处再退出来,双手紧紧抓着晴的头不让她后退,晴的喉咙开始发出声响:

〔啊啊啊,。我,也要,。啊,到了,啊,到了,到了啊〕晴全身都紧紧缩在一起,不断的颤动着。

我突然间觉得下体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我爆发了,在晴的嘴巴里喷出一阵又一阵的黏稠物,这是我喷最多量的一次,连我自己都觉得怎幺会喷这幺多啊。真的是超棒的超讚的舒服啊。

我确定已经喷完了的时候,才有些依依不捨的离开了晴的嘴巴,我颓坐在床上,关掉跳蛋,看着晴的表情也慢慢地鬆懈了下来。

终于晴张开了眼睛,看着我,有着一种很複杂的表情,不是生气或难过,但是也不是高兴的样子。我看着晴,看不出来她在想什幺,我想晴是以什幺样的角度和心情看待刚刚我们两个发生的事情呢?

然后我突然发现晴一直没出声,才看到她的嘴巴鼓鼓的,原来我的精液都还在晴的嘴巴里面呢。我连忙看着四周围是否有卫生纸或毛巾之类的东西,就在此时,广播器里传来下课钟响。下课了,我们在保健室里玩了一节课了,这就是所谓的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比较快的道理吗?

突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保健室门口传来了:

〔李雨晴同学,你在吗?你还好吗?〕是地海,这个死老头竟然提早下课跑来看晴,色鬼,要是男同学生病看你会这幺关心才有鬼?这下糟了,我跟晴都还服装不整,要是被发现,晴的形象名声就完蛋了。

〔奇怪,怎幺没人在,会不会在里面休息室?〕声音越来越近,事情大条了。只见晴突然躺了下来,指了指我,又指了指身边,我会意过来,赶忙拉过棉被盖住我们两个人的身体,我紧紧靠着晴的身体,假装只有晴一个人。

〔李雨晴,你有在里面吗?我要进去了。〕地海已经在休息室门口了,我突然想到,我们两个人的鞋子都还在床边,我的鞋子要是被看到就穿帮了,可是也没时间让我再藏鞋子了。就在这时候,又传来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老师,你怎幺来了,有什幺事吗?〕是护士阿姨,也许有救了。

〔张护士,有没有看到我班上的李雨晴同学来这里,她身体不太舒服,我请班上另外一个同学陪她来这里看看。〕

〔我刚刚上完护理课回来,他们可能会在里面的休息室吧!〕就这幺短的时间,我马上下床将鞋子推到床头柜子底下,又回到原来位置,我一辈子做事没这幺有效率过。就在我刚盖好被子,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果然在这里,李同学好像睡着了。脸红红的,我摸看看有没有发烧。嗯,额头和脸热热的,我拿个温度计量量看好了,这样的话就要先叫醒李同学了,李雨晴,李雨晴同学。醒醒,〕一阵小晃动后,听到晴含糊的回答着:

〔嗯。〕我突然想到,精液都还在晴的嘴巴里,还来不及清理吐掉,难怪含含糊糊的声音。

〔李同学,我要帮你量体温,你要量口温还是腋下。〕

〔帮他量腋温好了,温度计也不知道有没有消毒乾净。〕死地海,应该是要看有没有机会眼睛吃冰淇淋吧。讲得那幺好听。不过要是量腋温,棉被一打开,我跟晴就见光死了,要知道晴现在两个大乳房还在制服外面乘凉呢。

〔陈老师,客气一点,我这边的器械是最讲究消毒和卫生的,没有经过完全的消毒我是不会用在学生身上的。〕

〔张护士,对不起,我是无心的,我只是想说,这个,这个,小心一点总是比较好的嘛,你说对不对啊,哈哈..〕真是大快人心,死地海,活该。护士阿姨不理他,逕自问晴:

〔我都尊重同学的意见,李同学,你要量哪一边。〕我靠在晴的身边,为了不被看出来,我的头就贴在胸部旁边,我确定我有听到一声「咕噜」然后就听到晴的声音:

〔谢谢护士阿姨,我量口温好了,听说口温会比较準确。〕晴的发音还是那幺字正腔圆,等等,满嘴巴的精液怎幺可能说话那幺清楚,那也就是说,晴把我的精液都完全吞下去了,一想到这里,我的弟弟又不争气的再次起立。

〔好,嘴巴张开,好,含着不要动三分钟。对了,陈老师,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同学陪她来吗?〕

〔没关係啦,看李雨晴的状况比较要紧。〕地海重女轻男的观念彻底表现出来。就这样护士阿姨跟地海开始有一撘没一搭的聊着。

既然危机已经解除,难得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好好利用,我的手慢慢的爬上了晴的胸部,又开始揉捏了起来,手感超好,不过葡萄乾倒是软软的,不像刚刚那幺坚挺。怕被发现,所以手的动作不敢太大,我轻轻的慢慢的划圆,化弧,从周围一直到中心点,一寸一吋像是要确认似的抚摸着肌肤,在从中心点慢慢的再抚摸到周围,渐渐的我发现葡萄乾又开始尖挺竖立起来了,于是我专攻中心点。

我用指腹和手心,轻轻的滑过碰触乳头,从指尖滑到手心,再用手心左右移动似的轻轻的滑动碰触那凸出物。一下子用两只手指头轻轻转动,一下子用食指指腹把乳头推来推去,像是在推不倒翁一样,好玩极了,我享受着这方寸之间的游戏。

〔啊,嗯〕晴忍不住地轻轻叫了出来。就听到护士阿姨的声音:

〔怎幺了,不舒服吗,对了,一聊起天来就忘记时间了,你是要提醒我三分钟到了是不是。好好,我看看,嗯,还好没有发烧。奇怪脸跟额头还是觉得有点热热的。〕

〔陈老师,我想还是再让李同学再多躺休息一节课好了。上课锺要响了,下一节课老师那边要麻烦你说一下了,我这一堂课空堂,我会在这边照顾她。〕

〔也好,那我要先去上课了,一个星期就今天课最多,真辛苦。哪我先走了。〕

地海走了没多久,上课锺也响了,却听到广播:「保健室张护士,保健室张护士,请马上到学生事务处来,谢谢。」基本上学校很少在上课钟响后再广播的,都会尽量在下课时间广播,以免干扰上课,一定是有什幺要紧的事情。

〔护士阿姨,你去没关係,我先再睡一会儿,没事的。〕

〔真是乖巧的同学,我快去快回,你先休息一下吧。〕

  你也许喜欢